连年亏损的云知声冲刺科创板数据遭质疑。

新疆男篮在外线的优势,就体现在刘力鹏的身上。半场比赛结束时,刘力鹏在三分线外已经实现了6投4中,他也成为新疆男篮在上半场命中三分球最多的球员。下半场比赛,又投中一个三分球的刘力鹏,最终在本场比赛交出22分、5个篮板的数据,其中,得分和篮板球均创下个人CBA生涯的单场新高,而且也是刘力鹏CBA生涯首个20+。

12月1日,据上交所官网披露信息显示,云知声在科创板审核状态变更为“已问询”,IPO进程更进一步,然而看似平静的表象下实则暗流涌动。

除了深陷“打假”旋涡外,云知声的自身处境或许更能说明问题。招股书显示,2017年至2020年6月,云知声营收分别为0.61亿元、1.96亿元、2.19亿元及0.85万元;其中2018年同比上涨221.49%,而2019年同比增速骤降至11.54%。

据企查查资料显示,云知声成立于2012年6月29日,是一家提供智能语音技术和综合解决方案的人工智能企业,CEO为黄伟。据中国恒大研究院发布的《中国独角兽报告2019》显示,云知声的估值为12亿美元。

对此云知声在招股书中表示,公司存在金额较大的累计未弥补亏损,截至今年上半年其未分配利润达-4.63亿元,预计未来一段时间内该亏损额或将持续扩大。

在日本,为稳定供应用于输血的血液,血库储备的血量应能满足至少3天使用。这被称为适当库存量。

刘力鹏的进步的确令人满意,而刘力鹏“爆发”的秘密,也许和他上赛季被阿的江痛斥有一定的联系。上赛季与辽宁男篮的半决赛期间,阿的江指导在暂停时曾经用“像个男人一样打球,犹豫个P啊”来激励刘力鹏,而看看本赛季至今的刘力鹏,他真的已经没有了上赛季的青涩和犹豫。

营收降速净利持续亏损 云知声难言盈利时间表

云知声深陷科大讯飞“打假”风波

在IPO门口徘徊的云知声正处在四面楚歌的境遇中,面临着净利持续大幅亏损且短期内难言盈利时间表、遭对手科大讯飞“打假”外界质疑声不断、以及应收账款逾期和高坏账风险等,云知声上市之路将何去何从,我们拭目以待。

值得注意的是,云知声应收账款规模随业务规模扩大而不断扩大,目前占营收比重已经过半,这导致其应收账款逾期和坏账的风险较高。招股书显示,2017年至2020年6月,公司应收账款账面价值分别为0.4276.亿元、1.14亿元、1.23亿元和0.7126亿元,占各期主营业务收入比例分别为69.94%、57.95%、56.32%和84.25%。

分析人士认为,云知声的财务数据和市场数据一直是外界关注的焦点,虽然目前处于上市前的静默期,但如果科大讯飞的表述一旦属实,不排除有被叫停的可能,这必然会对其估值以及资本市场的口碑造成一定波及。

截至目前,云知声尚未盈利。2017年至2020年6月,云知声净亏损分别为-1.74亿元、-2.14亿元、-2.92亿元和-1.11亿元。累计亏损金额约7.91亿元。2018年、2019年分别同比上涨-22.19%、35.74%,由此可以看出云知声处在持续亏损的状态中且亏损的幅度持续扩大。

如此高成本研发投入却并没有带动云知声盈利能力的增长,2017年至2020年6月,云知声毛利率分别为11.41%、24.97%、26.28%、31.66%;而同期同行业毛利率均值为48.13%、47.58%、48.84%、46.78%。

截至本场比赛结束,刘力鹏之所以已经多次在比赛中扮演奇兵的角色,和他的三分球命中率从上赛季的25.7%一路飙升到本赛季的45.5%有着很大的关系,在新疆男篮本赛季至今的主要轮换阵容中,他的三分球甚至高于曾令旭(44.1%)和唐才育(43.7%)高居全队之首。

独取两项生涯的刘力鹏,当然配得上奇兵这样的称号。但回顾刘力鹏本赛季至今的表现,这其实已经不是他第一次扮演奇兵的角色,甚至不夸张地说,如今的刘力鹏,成为继唐才育、齐麟、热甫卡提江等多位队友之后,又一位配得上进入轮换阵容的年轻球员。

截至目前,云知声对此事尚无明确回应。

关东—甲信越地区血液中心为此不得不从其他地区调血并号召公众无偿献血。血液中心相关事务负责人光吉智彦寄说,现在必须依靠人们合作,号召公众踊跃、持续献血,以免医疗机构陷入“血荒”困境。

能够做到这一点,除了刘力鹏在训练中所付出的努力之外,恐怕也和阿的江指导的点拨有着直接的联系。一个不再犹豫、真的像男人一样打球的刘力鹏,因此可能在未来给新疆男篮带来更多的惊喜。

据云知声招股书显示,其在智慧生活的子领域白电市场占有率高达70%;在智慧医疗领域市场占有率高达70%;病历质控系统市场占有率约30%。

面对本赛季第一次交锋时曾经大比分击败过自己的青岛男篮,新疆男篮在外线的发挥成为他们早早确立领先优势的关键。半场比赛结束时,取得15分领先优势的新疆男篮,在三分球一项上也以22投10中,远远领先于17投仅仅4中的青岛男篮。

对此数据,科大讯飞投资者在互动易上提出质疑。科大讯飞列出相应数据回应称,云知声在其招股书中对市场占有率的表述完全不符合事实。无论从出货量还是收入规模来说,目前云知声在家电语音应用领域的份额都不到科大讯飞的十分之一。

究其亏损原因,云知声目前正处在前期高研发投入阶段。招股书显示,2017年至2020年6月,云知声研发费用分别为,0.9999亿元、1.525亿元元、2.5823亿元和0.9242亿元,2018年、2019年分别同比上涨52.57%、69.26%;研发费用占营收的比重分别为63.55%、77.62%、117.78%,和109.14%。

11月3日云知声智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文简称“云知声”)向上交所递交了招股书,申请在科创板上市,拟募集资金9.1亿元冲刺“AI语音上市第一股”。然而其上市之路却并非一帆风顺,其招股书中披露部分数据的“真实性”遭网友质疑,引发投资者的广泛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