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为救护车抵达。石小杰 摄

此外,提升公共卫生防控能力应做到未雨绸缪,要加强社区医疗力量建设,从长远看,亟须建设和培养一支强大精干的公共卫生队伍和专业管理队伍,专门应对重大传染病防控及应急事件。这支队伍人员的职称待遇等不能单纯以发表论文来评定,而是应该主要以对国家传染病防控及应急等需求做出的贡献大小而定。

避免疫情传播扩散,应及时科学处理传染源和切断传播途径。面对疫情,时间就是生命,尽早隔离和采取措施是防控疫情的重要一环。疫情面前,最大的恐惧是恐惧本身。因此,一旦发现传染病疫情出现的苗头,应加强一线信息资源与成果共享,及时发布权威信息回应社会关切,同时加强传染病防控知识的宣传教育。完善疾控中心、公共卫生、临床医生、科研专家与政府之间的协调和沟通机制,做到公开透明、成果共享。将临床、科研、流行病学调查等一线成果与信息及时上报相关部门,有指导意义的研究数据与结论,应及时公开。进一步强化对相关机构的监督力度,充分发挥媒体监督和群众监督的作用。国家还应设立特别奖励,对及时提出重要指导意见的个人和单位进行奖励。

2月13日晚,12台贵州省派出支援湖北鄂州新冠肺炎疫情防治工作的救护车抵达鄂州市,救护车上运载了一批当地急需的医用设备和药品以及6名医护人员。据悉,12台救护车分别从贵州贵阳、遵义等9市州的医疗机构选派,共有2台负压救护车,10台救护车,于2月12日下午从贵阳出发。12日凌晨,贵州省第四批支援湖北的医疗队到达鄂州。

图为救护车驾驶员为鄂州“点赞”。石小杰 摄

此次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各级党委政府按照党中央的决策部署,全面动员、全面部署、全面加强工作,把人民群众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放在第一位。我是做细菌与病毒免疫学研究的,这些天也一直从自己的专业角度思考。实践中,我们应如何更有效地防范和应对突如其来的疫情。

记者了解到,目前不同省份在医疗防护用品方面的生产能力不同,有的省份企业生产能力强,但原材料依赖外省;有的省份原材料产量大,但没有大规模制造成品的能力。如果跨省管控,原本有大规模制造能力的企业在库存原材料耗尽的情况下,会陷入有心出力但却无力支撑的情形,导致市场供应更加短缺。

图为救护车抵达。石小杰 摄

最让医疗防护产品生产企业受到制约的还是原材料的短缺。与许多企业一样,河南长垣市戈尔医疗的口罩原材料一度紧缺,其负责人介绍,公司生产线无法保证半负荷运转,甚至一度停产,除夕当晚,原材料全部用完,只能在农历正月初一停工一天,等材料到位后再开工。伴随原材料紧缺的是原材料价格上涨,在口罩产品不涨价的情况下,不少企业都在“亏本生产”,但最让企业头疼的还不是上涨的价格。

图为医护人员在搬运药品。石小杰 摄

“原材料价格贵一点我们都能接受,疫情中企业应该承担社会责任。但如今各类生产防护产品和消毒产品的原材料甚至包装材料不卖给外省生产商,原来顺畅的产业供应链被打断,生产和供应效率大大降低,市场需求无法满足。”欧洁科技公司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负责人对记者表示。

病毒一般有其天然宿主,在原宿主中可能并不致病,比如蝙蝠就携带包括冠状病毒在内的很多病毒。但是以前一些不感染人类的动物病毒传播到人类新宿主后,由于一些病毒易发生重组和复制变异,可能会产生新毒株,人体内没有相应特异免疫抵抗力,从而导致人类感染、新型人类传染病暴发和流行。从新发传染病病因的角度来说,吃野生动物无异于打开了“潘多拉魔盒”,干扰了物种间经过上百万年进化而达成的自然和谐关系,容易导致动物易感的病毒传播上身,引发人类新发传染病。应加大执法力度,坚决取缔和严厉打击非法野生动物市场和贸易。同时,还应强化对传染病基础与应用的科学研究工作和流行病学的追踪调查,从源头上提高应对新型疫情的能力。

(作者为全国政协委员、武汉大学基础医学院免疫系主任)

口罩紧缺的状况,与政府统一调配产能也有关系,在资源相对紧缺情况下,优先保证一线医护人员和疫情严重地区供给。据欧洁科技公司相关负责人介绍,该公司生产的口罩90%由地方政府统一采购,主要满足最需要的群体,这种特殊时期的供货方式大大减少了市场供应量。

对此,多家防护用品生产企业呼吁,非常时期,更应破除防护用品原材料的地方管制,推动并加速区域物资流动,保持供应链的完整与畅通,形成高效的生产供应体系,让主要生产企业没有原材料之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