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售假口罩的刑事责任

自1月25日浙江义乌出现假口罩事件后,近日,又有多地查处假口罩,引发社会广泛关注。疫情当前,口罩成为防护必需品,而流入市场的假口罩不仅没有防护效果,还有可能对身体健康产生严重的负面影响。

据报道,这并非刘易斯首次中奖,他是一名资深幸运儿,2年前中奖赢了一部汽车,最近又在公司举办的节日聚会上,将一等奖和二等奖全部拿下。

世卫组织卫生紧急项目负责人迈克尔·瑞安在当天举行的例行记者会上说,湖北确诊病例数的增加,在某种程度上是因为改变了报告方式。“尽管从数字来看,中国报告的确诊病例数大幅增加,但这不代表疫情发展轨迹发生了重大变化。”同时,也尚未发现新冠肺炎病亡率、重症比例等较之前有“显著变化”。

瑞安进一步解释,当天通报的大多数新增确诊病例,实际上可能是几天前、几周前乃至疫情暴发初期累积的病例,只是由于确诊方式的不同,此前这些病例并未纳入确诊病例范围。

在尚无特效药、特效疫苗和特效诊疗方案的情况下,依靠国家力量的紧急动员、白衣战士的奋不顾身、广大群众的积极“参战”,我们扛住了疫情的闷头一棍,正在逐渐迎来转机。

行百里者半九十。我们只要秉持“不获全胜决不轻言成功”的决心,发扬永不懈怠的新时代泰山“挑山工”精神,把稳扁担的两头、踏稳脚下的坎坷,那么,我们必能迎来“三军过后尽开颜”的胜利豪迈。

制售假口罩的行为应当依法予以严惩。那么,哪些制售假口罩的行为构成犯罪?构成何种犯罪?

商家售卖假口罩往往通过各大网络销售平台发布广告,如果审核、发布商品广告等信息的第三方平台对假口罩的情况明知,应当承担刑事责任。

因此,当黄淮海平原农事繁忙、千里大动脉上钢轨作响、港口塔吊腾挪不息时,“世界工厂”里隐隐响起的机器声正在为战胜疫病积蓄着力量。

但他同时表示,目前在中国除湖北省以外的地方,以及中国以外的国家,仍需通过实验室核酸检测结果来确诊病例。

治病救人的目的,是恢复健康、重现生机。眼下,疫情防控固然是一场持久战,但这更应该是一场让疫病耗不起的消耗战。所以,就应当让我们应对的本钱搞得多多的。

需要注意的是,因医用口罩在被列为医疗器械的同时也属于一般的产品,因此也在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的规制范围,即使制售的医用口罩不足以危害人体健康,但存在以假充真、以次充好、以不合格产品冒充合格产品,并且销售金额达到五万元以上的情况时,以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定罪处罚。

与新冠肺炎疫情短兵相接后,我们逐渐站稳了脚跟。部分省区市已出现新增确诊病例零报告,个别省份还下调了应急响应级别。

刘易斯表示,得知中奖的那一刻,尽管极度震惊,但他仍然决定当天继续去上班,并在工作期间一直琢磨着如何向妻子报喜。他说,“我原本想以一种非常特殊的方式告诉她,如两人出去旅行,然后在旅途中给她惊喜。但是那天晚上他自己实在忍不住,所以最终在周四凌晨将她叫醒,然后直截了当地告诉了她。”

世卫组织国际专家组首批成员已于10日抵达中国,助力中国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瑞安说,首批成员与中国同行已确定接下来的工作范围和任务目标,其余专家组成员将自本周末起陆续抵达中国。

问题一:生产销售假的医用口罩需要达到一定的销售金额才能入刑吗?

此次疫情中,国家卫健委推荐使用的口罩共4种,分别是:一次性使用医用口罩、医用外科口罩、KN95/N95及以上颗粒物防护口罩、医用防护口罩。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出台的《关于医用一次性防护服等产品分类问题的通知》将医用防护口罩和医用手术口罩(即医用外科口罩)划为第二类医疗器械进行管理。2017年版《医疗器械分类目录》也明确将医用防护口罩和医用外科口罩分类为第二类医疗器械。此外,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最新颁发的《关于依法惩治妨害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违法犯罪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的规定,在疫情防控期间,生产不符合保障人体健康的国家标准、行业标准的医用口罩、护目镜、防护服等医用器材,或者销售明知是不符合标准的医用器材,足以严重危害人体健康的,依照刑法第一百四十五条的规定,以生产、销售不符合标准的医用器材罪定罪处罚。

瑞安也认为:“这使得临床医生能更快地转移和报告病例,而不必等待实验室确认,从而确保人们更快地得到临床护理。”同时,这也有助于迅速启动追踪密切接触者等一系列公共卫生应急措施。

因此,最新出台的规定将所有的医用口罩都纳入医用器材的范畴,加大了刑法的保护力度。制售的医用防护口罩和医用手术口罩如果不符合相应标准,只要足以危害人体健康,不需要造成实质的损害结果,也不需要销售金额达到一定的数额,就可以构成该罪。与此同时,结合《办理妨害预防、控制突发传染病疫情等灾害的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解释》)的规定,对该行为应当从重处罚。

(作者系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庭法官,本文由本报记者朱宁宁整理)

因此,销售额在五万元至二十万元之间的,以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定罪;销售额在二十万元以上的,比较宣告刑后,择一重罪处罚。简言之,哪个罪名处罚较重,就选择适用该罪名。如果商家售卖的口罩仅仅是贴标贴牌的,经事后检验质量是合格的,则以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定罪处罚。

提到如何计划这笔巨奖,刘易斯表示现在有很多选择,例如想做一些投资,去许多旅行,享受生活。他的妻子过去一直想在拉斯维加斯尝试那些贵宾厅的老虎机,他说,现在可以实现这些梦想了。

湖北省卫生健康委员会13日通报,2月12日0时-24时,湖北省新增新冠肺炎病例14840例(含临床诊断病例13332例)。这一数字引起人们的关注。

湖北省卫健委13日的通报说,根据《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五版)》,对湖北地区疑似病例具有肺炎影像学特征者,纳入临床诊断病例。据专家解读,对湖北地区一时病毒核酸检测仍呈现阴性或未能进行核酸检测,但影像学特征符合新冠肺炎标准的患者纳入临床诊断病例。这有利于对此类尚未确诊的患者精准施策,既有利于患者治疗,也利于疫情总体防控。

生产销售侵犯他人商标且质量不合格的假口罩的行为,既触犯了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又触犯了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应当择一重罪处罚。在入罪标准上,二者是一致的,都是销售额五万元入罪,但销售伪劣产品罪第一档的法定刑为二年以下,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为三年以下,后者第一档的法定最高刑更重。

就好像,肩膀上担着一根扁担,一头装着“家人平安”,一头装着“吃穿用度”。每天的生活,如同泰山上的挑山工,肩上千钧担,脚下不能松。

一头挑着新冠肺炎疫情防控、一头挑着经济社会发展,这就是2020年春天里中国的扁担。必须要登攀的,则是全年经济社会发展目标任务这座山。

结合《意见》和《解释》的规定,广告主、广告经营者、广告发布者违反国家规定,假借预防、控制突发传染病疫情等灾害的名义,利用广告对所推销的商品或者服务作虚假宣传,致使多人上当受骗,违法所得数额较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构成虚假广告罪,处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

问题二:生产销售贴标贴牌的口罩构成何种犯罪?

由此可见,生产、销售、广告宣传,假口罩流通的每一个环节都有刑事责任的承担主体,刑法对此类行为的规制是非常严密的。

问题三:生产商销售商以外的主体可能承担刑事责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