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社丽水1月19日电 题:(新春见闻)侨乡青田,有一种风尚叫“带国际友人回家过年”

青田是中国东部一个只有55万人口的小县城,从杭州坐动车出发,需2个小时才能抵达。地理位置偏远,却有世界各地的人赶来这里体验中国春节。

众所周知,蔚来从第二季度以来一直在寻求着节省现金的一些方式,CEO李斌在第二季度的报告概述中写道:

许多时候成长型行业的公司经营亏损是可以被容忍的,因为它们预期未来会因更高的销量而盈利。正如同五年前特斯拉(TSLA. US)有着25亿美元的债务(超过现在的蔚来),彼时交付量为2万辆新车(比今年的蔚来要少),市值却有着250亿美元(是现在蔚来的10倍),当时花旗银行认为特斯拉的市值被远远高估,可如今再看,就是另一则故事了。

开篇中我们曾拿特斯来与蔚来做了对比,除了产品售价之外,另一项差距便是债券市场的表现。即使是在最艰难的时期,特斯拉发行的债券收益率也低于10%,因此,如果需要,它可以通过发行债券或股票轻松筹集数十亿美元。

根据3月5日蔚来发布上一年度的财务数据显示,公司于2月4日发行的6.5亿美元的债券导致负债增加了10.29亿美元,而资产增加了3.95亿美元,粗略估计现金消耗为7.4亿美元。

“我们的目标是到2019第三季度末,将全球员工总数从2019年1月的9900多人减少到7800人左右,并通过进一步重组和在年底前剥离一些非核心业务进一步实现业务精简。”

就价值而言,4.50%票息代表了当前收益率(4.50/35.16=12.79%)对比普通股的零股息,这无疑是相对较好的。

青田位于浙江西南部,山多田少、土地贫瘠。中国改革开放后,青田迎来出国潮,走出去的青田人主要做“三刀一提”,即厨师,裁缝,理发师,提着篮子卖点小玩意。

财务方面也是如此。除了依然在进行的全球精简外,蔚来还计划拆分NIO POWER能源补给核心业务单独寻求数十亿美元的融资,这无疑是合理的财务拆分,据我们了解的情况,融资的路程比较顺利。

和中国部分年轻人喜欢过圣诞节、平安夜一样,外国人也开始喜欢过中国年了。因为中国的营商环境,因为越来越美的青田,也因为一个更开放的中国。

而蔚来将承担Mobileye系统的汽车级工程、集成和大规模生产,既服务于汽车消费市场,也服务于Mobileye的移动即服务(MaaS)应用。除了将自动驾驶系统整合到其汽车产品线之外,蔚来还将开发一种经过特殊配置的电动AVs变种,供Mobileye用作自动驾驶出租车,在全球市场部署用于叫车服务。

推广:猎云银企贷,专注企业债权融资服务。比银行更懂你,比你更懂银行,详情咨询微信:zhangbiner870616,目前仅开通京津冀地区服务。

留洪华说,卡洛斯和安东尼聊起春节时很激动,很想感受一下中国过年是什么样子。所以我特地带他们“回家过年”。

目前最严峻的问题:债券市场表现

就如斯里兰卡的Ekanayake说,春节不仅是中国人的春节,也是世界的春节。“人类生活在同一个‘地球村’,无论属于什么种族、肤色和地域,都是共生共在的。”(完)

2019年第二季度,现金和短期投资减少了6.19亿美元。尽管其中一部分被其它一些资产类别的增加所抵消,当季的总减少额仍然达到了4.84亿美元。

尽管有着上述各式不利因素,我们仍然认为蔚来是一家有着巨大潜力的价值公司。

虽然这并不代表着蔚来的车就在所有意义上超越了特斯拉,但是有一点是毋庸置疑的,蔚来作为一家国内车企,它正在专注于造好车。

2月4日,蔚来曾发行了6.5亿美元的可转换优先票据。该公司在1月30日的公告中对票据的条款进行了描述,摘要如下:

这些债券的最后交易价格为35.16美元,到期收益率为35.68%。

今年11月,蔚来与Intel旗下的Mobileye达成战略合作,旨在打造世界上第一款L4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

这也是我们认为当下蔚来面对的最严峻问题。

此外,即使局面艰难,蔚来也没有停止过投资与交易,这样的斗志是我们认为价值企业必须拥有的。

早期曾被称作“中国特斯拉”,但要从更艰难的境地中走出来的是“中国蔚来”。

从这一点出发,截至12月17日,蔚来26亿美元的市值我们认为是被远远低估了。

不过即使未来能将每季度现金消耗减少到2.52亿美元,今年年底公司的现金也会告罄。我们根据最有可能出现的消耗速度做了数据推算。

亲带亲,邻带邻。凭借聪明和相互帮助,不少青田人在各国站稳脚跟,还结交不少外国朋友。如今,青田已有33万华侨分布于世界120多个国家和地区。

郭晓这一举动在华侨圈里很平常。回乡创业的华侨不约而同地进行着携朋友回家看看的仪式。

对于蔚来来说,支持生产和整合Mobileye的自动驾驶系统符合其使命——即提供优质的智能电动汽车,重新定义驾驶员的用户体验。具体来看,Mobileye将提供基于Mobileye AV系列的自动驾驶系统的设计,这是一个由Mobileye EyeQ系统芯片、硬件、驾驶政策、安全软件和地图解决方案组成的L4 AV套件。

尽管蔚来曾在2018年12月的季度毛利率是微小的正值,但在2019年3月和2019年6月这两个季度中,汽车销售成本已经超过了收入,即使它能够显著地增加销售量,它也需要显著地降低成本,否则,不要指望会计报表里的数据会有多大改观。

同时在12月28号,蔚来还即将推出第三款量产车,从海报的披露上不难看出会是一台轿跑车型。

旅居荷兰30余年的华侨徐丽敏说服荷兰一家乳制品公司,成为亚太地区代理商,将国外的优质婴幼儿奶粉引进中国;2018年,西班牙华侨留洪华带生意合作伙伴卡洛斯和安东尼回青田过年;来自德国的史蒂芬·昆茨勒博士不仅娶了漂亮中国姑娘,还通过自己的医术在青田医院义诊……从此,青田到处都出现不同肤色的外国人。华侨把外国人与中国拉得越来越近,他们在这片热土上创造财富、享受生活。

另一项主要合作是,蔚来与广汽合作创建了一个新品牌Hycan,Hycan car明年4月开始交付,届时广汽蔚来的新工厂将具备年产40万辆的能力。

让人不安的因素还不止如此,截止到12月17日,蔚来仍未公布第三季度业绩,蔚来在2019年公布财务业绩的速度越来越慢:

考虑到期限相近的美国国债收益率低于2%,市场判定蔚来的债券有着重大违约风险。

借用CEO李斌在站内信中所言:“从今年开始,我们真正进入到了资格赛阶段。不会有速胜,不会有奇迹,我们的征途是泥泞赛道上的马拉松。”

虽然走遍天下,但家始终在青田。当青田华侨纷纷回乡投资创业时,不少生意上的“伙伴”被吸引而来,转而爱上中国文化。

从上图中可以看出蔚来烧钱的速度,从2018年9月到2019月6月,公司的财务状况明显恶化。它的资产增长了7%,而负债增长了170%。

这样“不破不立”的例子或许很难在蔚来身上重演。相较于制造成本,特斯拉的车卖得太贵,好处就是销量一旦上升企业便很快能收回现金,而蔚来却几近倒贴卖车。

来自英国的Trevor因为喜欢孔子和武术,给自己取了个中文名“孔武”;来自柬埔寨的“毛淑英”带着女儿“方月亮”踢毽子、推铁环、剪纸、看春晚,玩得不亦乐乎;来自墨西哥的Lomeli爱上过年热闹氛围,直呼“中国过年比墨西哥过年有意思”;来自卢旺达的Idi更是唱起Rap,“我爱春节,我爱中国,我爱中国人。”

首先是权威机构J.D.POWER发布的《中国新能源汽车体验研究》中,蔚来和ES8分获品牌和所在细分市场第一,其中宝马位居第二,特斯拉位居第27。

这也使得我们十分期待蔚来能尽早交出第三季度的财报,在销量可视的回暖之下,我们预期蔚来Q4季度会取得一个阶段性的改变。

他们其中有的是通过华侨介绍,有的是自愿报名,有的是朋友介绍。

如今,每年春节,当地都会邀请世界各地各行各业国际友人过春节。几年下来,已累计邀请1000多名。

而蔚来的债权收益率却高达35%,这使得公司几乎被债券市场给“抛弃”了,如果公司试图通过发行债券募集10亿美元,将对现有股东造成重大的稀释。

仅财务数据上看,蔚来汽车(NIO. US)似乎要破产了。

2020年侨乡中国年活动,塞尔维亚华侨郭晓带着他的立陶宛朋友Bernotas Algis一起来青田过大年。现场,Bernotas Algis体验了踢毽子、剪纸、糖画、抽陀螺等数十种中国文化,晚上还吃了年夜饭。他说,很开心能在56岁“享受”中国春节,“团圆”的感觉真好,希望以后每年都能过。

年过花甲的李凤华,尽管只上过小学,没学过英语,但她一遇到外国人就会说,“Welcome to Qingtian”。看着不同国家的人一起贴春联、挂灯笼、表演节目、吃年夜饭,李凤华感觉很稀松平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