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牡丹江2月28日电 题:50名乘务员争相上岗 这趟进京列车咋这么抢手

侯继尧 赵丹 中新网记者 史轶夫

列车员姜浩已经连续值乘11天没有回家,考虑孩子太小,车队安排了其他人顶替临时出乘任务。曾经是一名军人的姜浩不想在车队缺员时退出“阵地”,他不停地“磨”队长刘春燕,强烈要求再坚持一个班。

车队党总支书记张锐动情地说:“在疫情面前,车队所有党员干部和列车乘务员没有退缩,大家纷纷主动写“请战书”“承诺书”,主动申请支援T18/17次旅客列车乘务,让我很感动。相信只要我们众志成城、科学有效防范,就能战胜疫情……”

“队长,2003年‘非典’疫情我参与了,我有防控经验,我得上。”

通报指出,确诊病例已收入定点医院进行救治,小区居民不用担心和焦虑。希望大家在疫情期间注意“勤洗手、戴口罩、常通风、勤锻炼、不扎堆、讲礼仪、稳心态、不信谣、不传谣”。

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场上,像杨贺麒、吕萍、王君杰等人一样的人还有很多,他们始终坚守在一线,接受着一次次考验。他们中有的人再有几个月就退休了,年龄最小的列车乘务员仅24岁,为了铁路运输,为了让更多人回家团圆,他们义无反顾冲锋在前。

“感谢医生、护士,感谢人民医院。我死都死了,结果他们又把我救活了!”出院前,陈婆婆反复念叨着这一句话。

图为列车长在进行核验车票。李玉祥 摄

“我理解你,你曾经是军人,习惯了冲在前。如果车队有需要,你一定不要担心家里,尽管上!” 姜浩的妻子给他打电话时如是说。听到电话里妻子的表态,姜浩瞬间湿了眼眶。

图为列车员在进行消杀工作。李玉祥 摄

27日,牡丹江客运段京牡车队的微信群里一下子热闹起来,50多名列车乘务员在群里主动申请参加牡丹江至北京的旅客列车乘务工作。

图为列车员在进行消杀工作。李玉祥 摄

他们是列车上“逆行”的战士,他们是万里铁道线上一颗颗牢固“道钉”,他们坚守在平凡的岗位上,用实际行动书写着平凡中的伟大。

每趟出乘前,杨贺麒都要求班组职工熟记防控要领,认真梳理本岗位乘务关键项点。“打好疫情阻击战,青年班组每个人只能添彩,不能掉链子。”

回顾李婆婆的诊疗经历,余追教授感慨,诊疗组当时的谨慎研判和当机立断,既保住了婆婆的生命,也避免了医护人员被感染。

此时,余追教授已于1月18日奉命增援武汉金银潭医院,但仍牵挂着这位重症患者,要求治疗组姚兰博士等人密切关注病情,并想办法找出致病源。1月22日,武汉大学人民医院检验科在省内首批开展新型冠状病毒核酸检测后,李婆婆第一时间接受此项检查,结果确诊为阳性。

当车队队长刘春燕在微信工作群里发出出征集动员通知后,没想到会有这么多人踊跃报名。

负责救治的重症医学科副主任余追教授带领团队,立即研判婆婆的病情。当时新冠肺炎疫情还未全面爆发,但余追教授结合此前在院内外会诊一些不明原因病毒性肺炎患者,尤其是存在家庭聚集性发病现象,可能存在人传人的可能,并据此高度怀疑婆婆罹患的肺炎也具有一定的传染性,遂紧急决定将婆婆转入该科负压病房隔离治疗,同时要求所有医护人员加强防护,预防感染。

62岁的陈婆婆同样是重症新冠肺炎患者,但她的表现症状却和李婆婆不一样。1月15日,陈婆婆“间断发热伴恶心、呕吐8天”入住武汉大学人民医院消化内II科。胸部CT提示,她双肺感染,不能排除病毒性肺炎。医院呼吸内科专家会诊后建议加强隔离,加用抗病毒治疗,同时完善呼吸道病原学检查。

“有这么多兄弟给咱们当后盾,咱们不能掉链子,都打起精神,开好这趟车。”列车长杨贺麒鼓励同班组的伙计们。

“队长,我申请再出乘,当个乘务员都可以。”

在列车整备库里,43岁的车队保洁工长牛冬梅正带着伙计们撤换列车卧具,今年是她在这个岗位的第12个春运。作为班组长,他总是每天早上5点前第一个到岗,对终到列车进行全面消毒,仔细核对当日列车所报的卧具换洗量和类别。

重症医学科主任魏捷教授带领的重症II医疗团队、田丹护士长医疗护理组,及时给予其高流量氧疗,同时给予抗病毒、抗感染、雾化祛痰、提高免疫力、脏器功能保护、营养支持等对症治疗。在医护人员的精心照顾下,陈婆婆发热、胸闷及呼吸困难症状逐渐好转,2月2日、3日连续2次新型冠状病毒核酸RNA检测阴性,复查胸部CT提示感染较前吸收,于2月3日办理出院。

清洁作业期间,牛冬梅穿梭在各个车厢之间,厕所冲刷达没达标,卧具整理的彻不彻底,犄角旮旯还有没有污渍,消毒液喷洒到不到位,都是牛冬梅关注的重点。“一遍不行就两遍,两遍不行就三遍。特殊时期,必须确保开行列车消毒彻底,干净整洁,旅客乘坐放心。”空旷的车厢里,牛冬梅不厌其烦的“唠叨”格外清晰。

经积极治疗后,陈婆婆症状不能缓解,仍有发热咳嗽,并出现了胸闷及呼吸困难。1月18日查动脉血气提示I型呼吸衰竭,复查胸部CT提示感染进一步加重,双肺胸腔积液,病原学结果回报考虑新型冠状病毒感染,她被紧急转入重症医学科II病区。

婆婆病情进展之快超过所有人的预计。进入重症医学科仅3个小时,她的呼吸困难持续加重——在高流量湿化治疗仪100%氧浓度给氧下,她的氧饱和度却掉到了70%左右,随时面临呼吸衰竭死亡。余追教授当机立断,指示值班医生紧急行气管插管,呼吸机辅助呼吸,暂时保住了生命。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部分进京方向旅客列车停运,车队担当的T18/17次列车是牡丹江往返北京唯一一趟没有停运的进京普速列车,近期,随着复工复产客流激增,这趟列车客流密集。但受疫情影响,很多通勤乘务员因家住在外地,被限制出行,不能按时到车队出乘,造成这趟列车缺员严重。

图为列车员在验票。李玉祥 摄

1月19日,李婆婆成功脱呼吸机并拔除气管插管,改为经鼻高流量湿化仪吸氧。在病床上躺了13天后,婆婆的肌肉都出现萎缩迹象,重症医学科护士长王莎莎在组织护理中,鼓励婆婆躺在病床上蹬自行车康复锻炼,同时让家属多次视频探视,安慰鼓励患者勇斗病魔。

“书记,我是党员,冲锋陷阵,我义不容辞……”

余追教授认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危重患者的核心症状是顽固性低氧血症。如何帮助患者渡过顽固性低氧血症期,避免多器官功能损害,是成功救治的关键。选择恰当时机使用激素冲击治疗,早期行有创机械通气,深镇静降低机体耗氧量,减少人机对抗,以及合理的抗生素使用、充分的营养治疗,是他从诊治多个危重型新冠肺炎患者中总结出的经验。

此后,李婆婆的状况一天天好起来。一月底,她已可以自主进食,神志清楚,生命体征稳定,肺部感染已基本吸收。在两次核酸检测确认为阴性后,医务人员判定她已达到出院标准。2月4日,家人将婆婆从重症医学科接回家继续休养,并嘱咐她在家期间强化自我隔离。

随后的进一步检查发现,李婆婆罹患高血压、糖尿病、肥胖等多种基础疾病,且有30余年的肝硬化病史,这都给治疗带来极大的困难。余追教授带领医疗组精心诊治,持续给予婆婆抗病毒、抗细菌、激素治疗,并使用丙种球蛋白提高免疫力、营养支持、维持内环境稳定等综合治疗,稳定住婆婆的病情。

通报提醒:如有疫情防控方面的问题,请拨打12345或登录北京新冠肺炎线上医生咨询平台进行咨询。如有发热、咳嗽等症状,请及时到发热门诊就医并做好个人防护。每个人都是自己健康的第一责任人,让我们共同参与社区防控,营造健康家园,建设健康北京。

列车运行途中,杨贺麒加大了车厢巡视频率。有人细算了一下:T18次牡丹江开车到北京历时16小时33分,一节车厢26米,17节车厢,巡视一次就要走442米,平均1个小时巡视一次,按照一趟乘务往返北京两次计算,杨贺麒总共要走近两万米。脚磨出了血泡,里面穿的衬衫湿透了,嗓子也喊哑了,杨贺麒没有说一个累字。

魏捷教授介绍,从目前的诊疗经验来看,绝大部分新冠病毒感染患者属普通型,危重型多半是高龄和伴有基础疾病的患者。她强调,公众在高度重视新冠肺炎疫情的同时,应打消一些不必要的极度恐慌。